访谈

<p>上一财政年度,Tech Mahindra有限公司设立了员工薪酬记录,总薪酬为179.5亿卢比(2900万美元),这位77岁的前国际会计准则官员Vineet Nayyar三十年前转投企业界</p><p> Nayyar去年8月从执行角色退休,但仍担任印度第五大软件服务公司董事会副主席,从股票期权的价值中获得了大部分创纪录的薪酬(177.8亿卢比)</p><p>他的薪水和公司对公积金的贡献低于2亿卢比</p><p>在此过程中,他超越了之前已知的最高薪酬,由一家印度公司执行</p><p>在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一年中,Tech Mahindra本身向其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CP Gurnani支付了165.5亿卢比</p><p> Nayyar本人在2014-15财年获得了不太适中的119.9亿卢比</p><p>两者都通过股票期权的价值获得了大部分补偿</p><p>同年,Bharti集团的Akhil Gupta也获得了巨额赔偿,因为他行使了价值87亿卢比的股票期权</p><p>在2014-2015财年之前,印度上市公司中收入最高的高管在任何一年都挣到60-67亿卢比左右</p><p>太阳电视的夫妻二人组Marans,JSPL的Naveen Jindal等人都赚了这么多钱</p><p>对于授予或行使的员工持股计划的价值,没有统一的披露做法</p><p>几位顶级银行家通过此类股票期权收取了大量的薪酬</p><p>然而,自去年以来,一些公司开始明确量化其年度报告中行使的股票期权的价值</p><p>执行搜索公司Headhunters India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Kris Lakshmikanth表示,现在上市公司必须为董事提供公司(CTC)信息的成本</p><p>他说,NIFTY 50家公司中的大多数(70%)提供了这些信息,这个百分比只会在未来增加</p><p>这些披露也为印度IT巨头的顶级老板如何获得奖励提供了新的亮点</p><p> “今天,大多数软件和电子商务公司的董事和首席执行官的工资可以与投资银行家相提并论,”Lakshmikanth说</p><p>发送给Tech Mahindra的有关股票期权对董事价值的披露政策的电子邮件查询没有引起任何回应</p><p>与此同时,Tech Mahindra首席执行官Gurnani获得了相对适度的薪酬(参见信息图)</p><p>然而,他仅仅落后于Infosys首席执行官Vishal Sikka</p><p> Sikka于2014年8月接任IT服务主要Infosys的首席执行官,他带着10倍的薪资上涨回家</p><p> Sikka的大部分补偿都是奖金激励</p><p>然而,与Nikesh Arora相比,所有这些高管都表现得微不足道</p><p>来自软件银行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亲自挑选的日本电信和互联网巨头IIT BHU的电气工程师在截至2016年3月的财政年度中赚了7300万美元(约合490亿卢比或80.4亿日元)</p><p>但是与上一财政年度获得的巨额1.377亿美元薪酬(包括加入奖金)相比,这要少得多</p><p>尽管Arora的薪酬计划在上一财政年度有所下降,